专访│时隔两年华人文化首谈参股曼城:这不是富豪的个人爱好也不

2018-08-02 22:34 未知

  从注资英超豪门曼城到80亿竞标中超版权,以及与红杉资本联合发起体育专项基金,华人文化的体育版图已经形成全产业链格局。但在这一项项重金参与的海内外项目中,每一步也都伴随着外界的好奇和争论。对于华人文化投资曼城的逻辑和心得,中超赛事的变化和版权价格的起落,华人文化高管徐志豪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分享了他的观点。

  随着终场一声哨响,曼联主场爆冷0-1败给了排名倒数第一的西布朗,这也把宿敌曼城提前5轮送上了2017~2018赛季英超联赛冠军的领奖台。

  “曼城夺冠对我们最直接的意义就是验证了我们当初的投资逻辑,曼城的确是体育领域里的最顶级的头部资产。”华人文化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华人文化”)高管徐志豪在近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如此评价这一场胜利。

  从注资英超豪门曼城到80亿竞标中超版权,以及与红杉资本联合发起体育专项基金,华人文化的体育版图已经形成全产业链格局。但在这一项项重金参与的海内外项目中,每一步也都伴随着外界的好奇和争论。对于华人文化投资曼城的逻辑和心得,中超赛事的变化和版权价格的起落,徐志豪分享了他的观点。

  在徐志豪和很多球迷看来,曼城的王朝正在来临。过去7年,曼城已经夺得了三次英超冠军。此次联赛曼城更是一骑绝尘,在联赛还剩5轮的情况下,已经达到了87分的积分。在锁定冠军的情况下,主教练瓜迪奥拉直言联赛的下一个目标是破纪录,让曼城成为英超历史上第一支积分破百的球队。

  2015年12月,华人文化联手中信资本出资4亿美元收购曼城俱乐部母公司城市足球集团(英文名City Football Group,简称CFG)13%的股份,华人文化董事长黎瑞刚也成为城市足球集团董事会七名成员之一。除曼城外,城市足球集团旗下还拥有澳大利亚足球超级联赛成员墨尔本城市队、以及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成员纽约城市队,并持有日本职业足球联赛成员横滨水手俱乐部的少数股份。

  “目前来看这是笔值得和稳健的投资,如果未来有一天退出的话,也会有不错的商业回报。”徐志豪也举例同城的曼联已经是上市公司了,对投资人来说,未来曼城上市也是可能的选项。华人文化希望长期持有此类顶级的体育资产,在未来合适的时机如果有机会实现良好的财务回报也会认真评估。“今天如果把所有球员的身价放到转会市场上,仅仅球员价值的提升就已经可以产生相当可观的回报。”

  在此之前,城市足球集团由来自阿联酋的阿布扎比财团全资持有。此前,阿布扎比财团用了超过10年的时间,用重金请来顶级的阵容打造了曼城。据《每日邮报》统计,曼城本赛季花费了6.675亿英镑,以积分的理论最高分102分计算,曼城为每个英超积分“花费”了超过650万英镑,堪称历史上“最贵”的英超冠军。

  答案是中国庞大的足球市场。“在此前,城市足球集团的版图已经有了北美和欧洲,但在亚洲没有,而亚洲最重要的市场当然是中国。”徐志豪表示,“今天的欧洲是最老牌的市场,但长远来看中国和美国的市场一定会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这也是曼城方面的考量。城市足球集团全球首席商务官汤姆格里克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对于中国市场满怀兴奋和期待。“我们有幸现场聆听了习主席关于发展中国足球的愿景,我们非常渴望能参与其中。”

  2016年7月,原定于在鸟巢举行的曼联与曼城德比友谊赛因场地原因被迫取消,让无数千里迢迢赴帝都观战的球迷心碎了一地。徐志豪认为在进行这种突发情况下的危机公关时,华人文化的介入使得曼城整体的决策链条极大的缩短,“如果是其他的俱乐部,这些决策都必须汇报到总部,但总部对中国也不了解,一来一去时机会耽搁,球迷也会有负面情绪。”

  在徐志豪看来,华人文化帮助曼城提升了在中国的品牌影响力。“在例如赞助商拓展,粉丝营销,青训及球员的交流等中国相关的业务华人文化都有深度的参与。”

  华人文化之前和之后,也有很多中国资本砸入海外足球俱乐部。但徐志豪始终强调华人文化投资城市足球集团与国际富豪凭借个人爱好而买下一支足球队是有本质区别的。

  “我们投资城市足球集团首先是商业考量。早在2012年,华人文化就开始与对方探讨合作运营模式,而不是说2015年足球热了,我们才投进去。”徐志豪认为,长远看来足球作为世界第一运动在中国会有很大发展。“但足球在中国确实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存在包括资源,结构等等不足,这些不足有些需要内力来改革,但有些需要外力来推动。”

  众所周知,目前中超在商业环境,赛事的资源,组织结构等方面与英超这样的世界顶级联赛还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据媒体去年年底报道,普华永道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2016赛季中,中超俱乐部总收入超过70亿元,但平均收入只有4亿元左右,在收入上资本砸出的“豪门”和非豪门呈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此外,总体上中超俱乐部仍大幅亏损,总亏损额度在40亿元左右,高投入下尚未实现良性的发展。

  相比之下,曼城连续多年保持盈利。汤姆格里克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俱乐部的营收组成部分,包括体育馆、商业和转播等。同样是砸重金,为何曼城与中超的商业回报截然不同?

  “曼城现在的大股东阿布扎比财团,也是花了超过10年的时间,才把曼城打造成今天的局面,将俱乐部带入良性的财务状况。其次,这也与英超的赛事组织结构和商业环境有关,英超是全世界足球联盟中商业开发做的最好的。”徐志豪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逐条分析上述问题的原因,

  “此外,如果想使俱乐部在商业上取得成功,就必须把它作为严肃的商业来看待,而不是说这仅仅出于老板的个人爱好或者社会地位的体现,又或者作为企业市场营销的工具。如果你只是把它作为营销工具的话,那它只会是成本中心,不能自身造血。”徐志豪总结道,如果定位错位,俱乐部自身发展会受限,而且也不利于中超整体的商业化竞争。

  事实上,联赛商业化程度最直观的指标就是看每年赛事版权在全球的销售。以英超为例,英超的赛事版权在全球的售价是最贵的,这也代表了它商业化的成功和赛事的精彩程度。

  其实中超的商业化进程早已与华人文化的体育版图绑定。2015年,华人文化通过旗下的“体奥动力”以80亿元的高价拿下中超5年版权,这一价格甚至超过西甲。彼时黎瑞刚曾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专访,回应“金元足球”的争议。“高投入才会促进行业快速发展,当然也会产生泡沫。经济的持续发展需要一定的泡沫,但这个泡沫不能过度。”

  紧接着乐视体育以两年27亿元的价格,从体奥动力手中拿下网络独播权。可到了三年后的今天,乐视体育崩盘,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公开场合谈及这一决策时,直言购买中超版权“没有意义”。

  中超版权又面临了一轮价格缩水。根据今年中超公司就调整中超版权合同一事发出的征询函,体奥动力以再多付30亿元的价格将原本5年的版权合同将延长为10年。所以现在看来,这场轰轰烈烈的高投入,带来的泡沫究竟有没有过度呢?

  徐志豪并不愿意用简单地降价来表述这个问题。“我们对版权的看法是持之以恒的。从产业的良性循环出发,版权是非常好的切入点。这其中,中超版权的参与者像乐视体育自身出了问题,这也是整个行业无法回避的。”

  “但我们不能简单用降价来评述版权,因为版权最终的价格和效益,是包括足协、中超公司、俱乐部、版权方等各方利益参与者经过多方沟通,最终达成的市场平衡。”徐志豪表示,“在过去的一年当中,整个联赛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对此会有不同的解读,每一方也都会有自身的利益诉求。不论这个结果是什么,都有代表性地反映了联赛当前的水平、当下市场对联赛环境的认知、俱乐部在当中对商业的诉求。”

  不过华人文化也认为,中超版权对联赛的价值不会在一朝一夕间就体现出来。“我们希望将版权作为提升中超商业价值的杠杆。而时间的延长一定是有利的,只有保证相对稳定的版权时间和运营环境,所有的参与方才有足够耐心去推动联赛的发展,从而提升整个联赛的商业价值。”徐志豪表示。

  曼城或将是一块他山之石。大到俱乐部的运营管理,小到采访的背景板,草皮、灯光等细节,都可以借鉴经验来提升中超比赛和转播的精彩程度。“很多我们面临的问题在国外的成功案例中都有可以参考和借鉴的解决方法,我们既要埋头苦干,又要避免闭门造车。”徐志豪称。

  而对千千万万的普通中国球迷来说,他们最大的牵挂是不缺资金也不缺顶级球员的中超俱乐部已经有了,国足何时才能扬眉吐气呢?

  “其实我们是草根足球和青年足球的坚定拥护者。而这恰恰是中国足球正在实践的方向,我们认为这是培养一支国家足球队未来的正确道路。”汤姆格里克说。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